056 她还是处子-阎川魔鬼游戏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我也是丧失了理智,直接朝白颖扑了过去。    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我也是丧失了理智,直接朝白颖扑了过去。 

        白颖见我扑过来,不但没有闪躲,反而把双手张的更开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她还下意识的挺了挺胸部。 

        等我趴在她身上,右手触摸到那抹柔软的时候,白颖居然还咬着牙,鄙夷的瞪着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眸之中,充满了对我的鄙视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低吼着:“为什么你总要说我是强奸犯?为什么你总是这样看不起我?嘲讽我,骂我?为什么?” 

        我一边用力的揉着她的山峰,一边双眼赤红的质问她。 

        真的,我真的难以理解,为什么嫂子白颖要一直咬着我那事不放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总是用‘强奸’那事来嘲讽我! 

        白颖被我用力的揉着山峰,虽然她脸上已经皱起了眉头,可是她没有躲避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是把嘴巴,再一次凑到我耳边,冰冷而又无情的说道:“因为你就是强奸犯,强奸了一次,哪怕没有成功,也永远是强奸犯!以前,我和妹妹二人对你那么好,我妹妹还喜欢你,可是你却那样‘报答’我们,你就是个畜生,忘恩负义的畜生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双眼已经赤红,像血一样红。 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了白雪,想到了那个貌美如花,清纯如雪,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的女子。想到她离去之时的失望,想到这三年来都没有见过她一次。 

        心,真的好痛好痛,像被一万只蚂蚁啃噬一般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都不是我做的啊。 

        都是李剑做的啊! 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我说了好多次,这白颖却一直不相信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白颖还在我耳边肆意的嘲讽,“阎川,你还一直冤枉那事是我老公,是你哥李剑做的。你真的不是人,我老公2年前,和我结婚的当天,就出了车祸,成为了植物人,一直沉睡在医院里,不会说话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植物人嘛,反正不会说话。你就算把一切罪孽,都推在他身上,他也说不出来。可是你这样说,你的良心何在?他可是你哥啊,你居然冤枉他。你还是人吗?” 

        白颖不断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着,可她每说一句话,就刺激我一下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冤枉他,那本来就是他做的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狡辩,死性不改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你到底要怎么样,才相信我啊?”我低声嘶吼着,脸上因为愤怒,因为委屈,蹩得通红通红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证据确凿,我根本不可能相信你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她根本不可能相信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三年了,整整三年了,一直骂我强奸犯。一直骂我畜生,骂我废物。 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上一次,我在张勇和刘强二人手里救了她,她依然冤枉我,不信任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解释,有用吗? 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用的,她只相信自己看到的! 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我就不再解释了,而且我发誓,从今以后,我都不再解释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低下了头,默默的揉捏着她的山峰… 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如此,白颖还不愿意放过我。依然在我耳边肆意的嘲讽我,鄙夷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理亏了,说不出话来了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,你为了一时的欲望,有没有想过我妹妹,害她出走了三年。这三年,我连一面都没有见过她。我恨你,阎川,我恨你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爱你哥,我嫁给他,就是要当你嫂子。我要嘲讽你,我要辱骂你,我要你一辈子都在我面前抬不起头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前面的话,我都可以忍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白颖居然会说出最后那一句话。 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白颖居然这么恨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报复我,为了让我一辈子在她面前抬不起头,为了肆意嘲讽我、辱骂我,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,嫁给一个不爱的人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颖,你…你简直不可理喻。”我愤愤的说道,同时,下意识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量,在她的胸口,肆意的揉捏着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不可理喻,我就是要你一辈子不好过。”白颖一边说着,居然张开了口,一口咬在了我的耳朵上。 

        咬了好几分钟,才放了开来,然后警告我:“阎川,你的手要是再那么用力,信不信我把你耳朵咬下来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此时,听到了她那句‘一辈子不让我好过’的话,我有些丧失了理智。 

        非但没有遵从她的警告,反而手上加大了力量。 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只是揉捏,后来,却直接用两只手指夹,夹住了之后,用力往上一扯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她被我这样一突击,不由小声的尖叫了出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于此同时,我发现,白颖这个女人,在我刚才那一扯之下,山峰之上的两个凸点,居然变得僵硬了起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越来越大… 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白颖她…刚才动情了… 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那,我有一种报复性的爽快感。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另外一只手,也从她的后背,绕到了她的前面,触摸上了她的另外一座山峰。 

        两只手,在她那山峰之上,肆意的揉捏和夹扯… 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一直说话嘲讽我,骂我的白颖,也在我这样暴风雨般的袭击下,慢慢的沉默了下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开始喘息,胸口也开始剧烈的起伏。 

        身上也变得软绵绵的… 

        脸上赤红一片,红嫩嫩的,像熟透了的草莓一样,可以掐出水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,她甚至到了后面,闭上了双眼,开始小声的‘哼哼’了起来… 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一下,我实在太过分了,直接把手,伸进了她的衣服里面。 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手,触及到了她那火热的肌肤,然后缓缓前行,爬上了山峰,摁在了她那两个坚硬的小凸点之上…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哼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白颖压抑的尖叫了一声,旋即,全身颤抖,两只脚上,十个脚趾头拼命的伸直,嘴巴张得大大的,眼睛眯着个缝… 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足足持续了十几秒。她才如梦初醒一般,然后,愤怒睁开了眼睛,朝我瞪了一眼。 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她小声而又冰冷的说道:“阎川,你怎么可以把手伸进我衣服里,你实在太过分了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居然张开了性感的小口,咬在了我的耳朵之上。 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一股刺痛感,从我耳朵上发出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边咬着我耳朵,一边呜呜的说道:“快…把手…拿出去…”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