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9 激流勇进-阎川魔鬼游戏

        扑通一声,我们跳落水中,溅起一片水花。    &nbs…

        扑通一声,我们跳落水中,溅起一片水花。 

        在重力的作用之下,我们迅速的朝水底沉落。 

        之前,我一个潜入水底,花了好几分钟,那个时候主要在寻找,所以花费的时间才比较长。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现在根本不需要寻找,只需要往下沉,加上有冰块的作用,所以只花费了十几秒便沉落到了水底,来到了那个洞口之处。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我背着青叶飘雪,拍了拍她的臀部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立刻明白我的意思,将身上的冰块迅速解下,然后扔掉。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我们需要钻入那洞口之中,自然不可能还背着那笨重的冰块,那样太耗费时间。 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们在进入洞口之前,便将它给抛弃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将那冰块扔掉以后,我依然背着青叶飘雪,旋即钻入了那洞口之中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洞口,恰好可以容纳我们两个,我们顺利的进入了里面。 

        里面一片黑暗,成圆形,我感觉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水管之中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运转着道气,屏住呼吸,死命的划动着双手,借助水的力量前行… 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青叶飘雪,整个人贴在我身上,我们就像两块面包一样,紧紧的黏在一起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划动着,在那如同水管一般的通道内前行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通道呈斜向上,如果是静止的时候,水面平静,没有压力。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当我往上游动的时候,这就相当于逆流而行,有一股不小的阻力。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我之前,或许到现在我就憋不住了,但现在不一样,自从丹田中开发出道气之后,运用道气,我能屏息的时间,比普通多了好几倍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连手上的力气也大不了不少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死命的划动着双手,朝前面游去… 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游了多长时间,突然间,我感觉前面的阻力越来越大。 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我却无比兴奋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阻力越大,说明距离出口越近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明快到了,快到出口了!” 

        我越加的兴奋,全身更加的充满了力量,看到的希望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之前也怀疑这通道可能是一条死通道,也只是抱着尝试一下的态度,然而现在,我却可以确定,这一定是一个活通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一定和外界相连,只是不知道我还要游多久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天保佑,千万不要太长。我最多还能坚持十分钟,如果十分钟之后,还不能出去的话,我么我和青叶飘雪估计要葬生在水底了。”我暗自祈祷,希望上天佑我。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青叶飘雪仿佛一个睡美人一般,呈龟息的状态,贴在我身上。 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进入这通道后,她便开启了一种‘龟息’方法,直接闭气,陷入了一种空明的状态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这种状态,可以保持半个小时。直接闭气半个小时。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半个小时之内,她不要担心被淹死的事情。 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种龟息之法,虽然让她闭气,不必担心被淹死的事情,但同时却不能动,像死人一样。 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整个过程之中,她都帮不了我分毫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如果我不能在半个小时之内,带她走出这通道,那么她从龟息之法中醒悟过来,将会和普通人一样,等待她的只有被淹死的下场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呼呼~~~”此时,我越往前面划动着,便感觉到水流越湍急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没到啊…”我心里开始发慌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我发现,我坚持不了多久。 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有道气的作用,我也快坚持不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这条通道这么长,漫长的如同百年人生路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再快点,再快点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我咬牙,已经感觉到很吃力了,只能拼命的运转丹田内的道气,灌入身体中,灌入肺中。 

        脑海之中,甚至开始浮现出过往的一些画面。 

        有的人说,快要死亡之前,缺氧之前,便会如此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时候,开始浮想联翩,脑海中自动浮现出曾经的一些画面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那些画面,有美好的,有悲恸的,有喜悦的,有哀伤的…但最多的,还是那个白衣女子的脸庞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袭白衣,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容颜似乎浮现在水中,再对我笑靥如花… 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那只是水中月,镜中花,片刻的功夫便消失不见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她随着水花…破灭!! 

        拼命的划动着手,想要将她抓住,然而抓住的只不过是一团水泡… 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容颜,在脑海中越来越模糊…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另外一张容颜,浮现在了我脑海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那是父亲的…如刀刻坚毅的脸庞,话很少,但是每说出的一句话都铿锵有力。 

        每次自己在挫折的时候,总是会响起那些剪短的话语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怕你的敌人…是整个世界,但你的身后,有你所要守护的人,你也要有敢于亮剑的勇气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哭,男人的眼泪比血还要珍贵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虽然出生微末,却也要有心向天空的野心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记住,不管在什么时候,老爸都站在你身后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幕幕话语,在耳边轻喃,那一句句短促而坚毅的话语,原来早就融入了你的血脉。 

        你们的血脉相连,他通过流水般的岁月,将他的精神,在那平淡的每一个日夜,遗留给你。那比亿万的财富还要珍贵。 

        除了父亲的话语,后妈的柔情,后妈平日无微不至的照顾,也在这一刻如同电影画面一样浮现… 

        它们都浮现在我的脑海,有我上学时候,她为我收拾书包的情景…有她蹲着身子,将我嘴角的米粒拿开的画面…还有我在生病的时候,她那担忧的面容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那些画面,仿佛化作了一副永恒的画卷,铭刻在了我内心最深刻之处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背后的那个女人,此刻正闭目龟息,把身体,把心,把灵魂都教给我的女人… 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之前和她在山洞中的恩爱,想起她在耳中呢喃的柔情蜜语…想起她脸红时,小声的喊着的那句‘老公’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人生的这么多美好,你舍得吗? 

        你舍得它们如同化作水泡一般,‘啵’的一声…破灭吗?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这一切…离开我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一股无比强大的意念,从我内心深处发出。 

        胸膛之中,全身上下,仿佛有熔浆在翻滚,仿若有无穷的力量即将喷薄而出…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我化作了洪荒猛兽一般,奋力前行,激流勇进……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