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0 一具尸骨 一枚铜牌-阎川魔鬼游戏 – 中俄翻译游戏网

300 一具尸骨 一枚铜牌-阎川魔鬼游戏

        这突然吹来的怪风,让我们大家都打了一个寒颤。    &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突然吹来的怪风,让我们大家都打了一个寒颤。 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魏炫彬把手电筒照往前方,前方是一片黑暗,深不见底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这古墓有多大…”魏炫彬轻声咳嗽了一声,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魏炫彬,你没事吧,你伤口还没好,小心一些。”我朝魏炫彬问道,有些担心的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他之前被那日本忍者所伤,现在都没有彻底好。 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之前被那日本忍者用忍者刀劈了好几刀,如今才过去一个晚上,伤口不可能这么快痊愈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阎川,不用担心我,小小的几刀,还要不了我的命。”魏炫彬朗声笑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注意一点,别拉开伤口,最好不要活动太大了。”我叮嘱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懂。”魏炫彬点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走吧,咱们大家继续前行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我朝着众人招了招手,拿着手电筒,带着大家继续前行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条无比漫长的甬道,我们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,依然没有走到尽头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条甬道好长,我们已经走了接近三千米了,可是依然没有走到底。也没有看到有墓室。”白颖蹙着眉头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一个墓室都没有看到,好古怪…”程浩也小声嘀咕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甬道的尽头是什么,会是墓室吗?如果是墓室的话,里面会埋葬什么呢?”夏雨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一边行走,一边小声说话。 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在这个时候,我的手电筒照射到了前方一个东西。 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一直没有说话的张雪莉尖叫了一声,指着前面说道:“刚才照射到的东西,似乎是…一具白骨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说到一具白骨的时候,张雪莉的声音都在颤抖,看得出来,她心里非常害怕。 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一个女生,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很正常。 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欧阳玉,甚至夏雨、张雪莉都打了一个寒颤,显得很害怕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面,怎么会有白骨呢?会不会是墓室的主人?”张雪莉牙关颤抖的问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吧,一般来说,墓室的主人都会用棺椁装好,不可能直接扔在甬道中。可能是墓室主人的陪葬品。”白颖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和我们解释。 

        古代那些王侯将相,以及其他权贵下葬,都会杀一些牲畜,或者奴隶来陪葬。 

        有些狠心的权贵,还会把妻子和妾乃至儿女都杀掉,来陪葬自己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陪葬品,有些杀了以后,直接扔在墓室之中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些,会直接扔在甬道之内。 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我们暂时也不清楚,前面那具白骨,会不会这墓室主人的陪葬品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过去瞧一瞧吧…”此时,我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好害怕呀。”欧阳玉恐惧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张雪莉,欧阳玉、夏雨她们,也都面色苍白,害怕走进那白骨。 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似乎天生对两个东西感到恐惧和害怕。一个是死人和白骨,另外一个冷血动物蛇… 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她们看到这白骨,显得很害怕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沉吟了一下,旋即出声说道:“你们女同事站在后面,我们男同事过去看一看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你们过去吧,我们就不去了。”夏雨立刻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队长,你先去查探一下,然后把那白骨放在旁边,我们再过去。”欧阳玉也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我和程浩几人,走进了那白骨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具白骨,直接躺在甬道中央,将我们前进路挡住。 

        它的身上,还穿着衣服,虽然历经岁月的腐朽。衣服已经破烂不堪,不过依稀可以看清它的款式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衣服,不像是古代的衣服。”程浩皱着眉头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衣服,分明就是近代的衣服。”猴子也点头。 

        确实,这衣服很容易辨别,并非古代的衣服。 

        而是近代的,仔细看得话,很像刚建国时候,很多人喜欢穿的那种‘迪龙衣’。 

        鞋子也是解放鞋,看上去有一定的年代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,估计是50、60年代的人吧。”程浩猜测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翻一翻他身上,看一看是否有其他线索。”有人提醒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我们在他那破烂不堪的衣服中翻找了起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我们找到了一个钱包袋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钱包袋,是用盐袋子做成的。充当钱包用,我爷爷以前也是用这种袋子来随身装钱和其他物品的。”此时,程浩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猴子也说道:“我出身农村,也曾看到一些老人,用这种盐袋子充当钱包。那是50、60年代老人的习惯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这个人的确是那个年代的人了。”魏炫彬点头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奇怪,这个年代的人,为何会来这里,死在了甬道之中?”王涛疑惑无比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明显,这并不是墓室主人的陪葬品。毕竟,墓室主人身处的年代比他早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会不会是和我们一样,是来这寻宝的寻宝者?” 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我们对面前这具白骨主人的身份充满了好奇,纷纷猜测了起来。 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盐袋子钱包中,有它的身份证。”此时,我惊咦了一声说道。 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我将那老式身份证掏了出来,用照明灯去照。 

        身份证上写了这个人的身份,名字叫做‘张德福’。 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出身江西某个偏远的农村,生于1937年,距离如今,已经有八十年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他没死的话,现在就有八十岁。 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这张身份证外,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。 

        里面有钱,都是一些零钱,几块钱的,几毛钱的,都是老版的钱,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钱之外,还有一张地图,那是一张古老的地图,上面布满了灰尘,不过并没有腐烂,保存完好。 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盐袋子钱包之中,还有一枚‘铜牌’。 

        那铜牌看上去古朴无比,上面写了一个‘盗’字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盗字,是用草书写的,形状像一个墓室的结构,如果不仔细看的话,估计还看不懂。 

        盐袋子钱包中,除了这三样东西,没有其他的了。 

        我将它们收好之后,便要挪动他的尸骨,将他挪移到旁边去。 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一旁的猴子突然指着地上说道:“你们看,这地上写了字!!”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