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百度权3、搜狗PR4、谷歌PR4。付费收录每站20元。广告联系QQ:2216876660 或 微信 huowuyan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这周的时光漫游是TBC,相应地还有一个回到黑暗神殿打尤迪安(伊利丹)的体验。这可是整个魔兽剧情里最重要的角色之一,比如7.3时怒吼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然后把初代纳鲁炸碎的那一幕(那…

这周的时光漫游是TBC,相应地还有一个回到黑暗神殿打尤迪安(伊利丹)的体验。这可是整个魔兽剧情里最重要的角色之一,比如7.3时怒吼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然后把初代纳鲁炸碎的那一幕(那个纳鲁还是你千辛万苦捡回来复活的),给大家留下了极为深刻印象。撇开这个吃书设定不说,TBC里他作为黑暗神庙总Boss,掉古头狗棍铁盾蛋刀等一系列好东西,一直是大众追逐的对象,甚至多年之后还一直有人回去刷。记得当年我还写过他的攻略,可惜因为硬盘爆炸,没有能流传下来。正好这周时光漫游是他,一下子让人想起十几年前。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从技术上来说,伊利丹这个Boss不难。当年Kungen带领的Nihilum只花了两个CD就打穿黑暗神庙、开荒伊利丹也只用了两天不到。这其中有三个缘故:

首先,当时的副本没有难度阶梯。今天的团本有随机、普通、英雄和史诗四个难度,可以认为说你带着随机难度的装备(以达萨罗之战为例,是370等级)是不可能打过史诗难度的,必须循序渐进——通过打普通/英雄难度(或大秘境)获得装备,再去挑战更高难度。但当时没有这些,你要进黑庙很困难,需要杀瓦斯琪和凯尔萨斯(以及雷基·冬寒),后者尤其复杂。假如你能做到这些,黑庙本身难度其实不高。

其次,当时的游戏系统有问题。由于一个神奇的“圆桌理论”,战士T可以通过堆砌闪躲、招架、格挡(俗称“三围”)这三个属性,来实现Boss不会对他打出暴击、碾压和普通白字的结果。也就是说,要么Boss根本不会打中他,要么Boss打中但是被格挡住。只有这两种可能。而重点就是以当时的游戏设定,装备是可以凑出这种“完全格挡”效果的。这就使战斗变得非常容易,也正是为什么Nihilum开荒如此之快的核心原因。

举个例子,战士T用盾牌格挡技能,可以挡掉伊利丹的“剪切”。正常情况下该技能会直接剪掉你最大HP的60%,比剪JJ还可怕!但因为有了格挡,它一文不值,沦为笑柄。

最后,战斗本身设计也简单。一阶段基本白送,二阶段主要练火坦走位此外也是白送。三阶段站位是个难点,但这个又是可以提前预演的。所以整体来说只要二阶段火坦练熟了,别的问题都不大。Boss攻击不高剪切又可以挡下来,所以治疗压力不大;Boss硬狂暴时间是25分钟,正常打你很难打到这个时间,所以DPS也没压力。守关Boss这么简单真是让人意外。比较一下太阳井Boss(3.0不算)比如2王的大象,DPS压力多大就不说了,中燃烧后治疗狂刷也是一个相当的难点,和伊利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(事实上以开荒来说三张脸的战斗都比伊利丹刺激)

不过话说回来,当年伊利丹之战简单,现在可就不同了!有人会问,哦,那这个时空漫游的伊利丹战难在哪儿?别急,我马上就告诉你。

战斗本身比当年可能还要更容易一些,因为许多设定都取消了。二阶火坦本来是要火抗装的现在也不要了(火抗属性现在都没了)。三阶段恶魔变身后本身应该是无限叠光环、正常来说近战是不能打的,现在这个光环伤害被砍到很低(因为没有术坦,必须近战上去干。术坦是个很有意思的设定,下次我会单说)。心魔(变身时刷出来连线的那种)血量也被压到几千,基本两三个技能甩上去就死。之前打的时候心魔连术坦是最危险的,现在没了这个灭团点,三阶段基本没什么要注意的了。

真正的难点不是在战斗内,是在战斗外。因为这个Raid是解锁蛋刀幻化的前提,能拿这武器的职业都趋之若鹜。但黑庙漫游是个Raid,要求至少8人、至多30人的弹性团。一般人去哪找8人的团?不客气地说,就连有固定大米队的人要再找几个人凑数(还需要一个坦一个奶至少)也不好找。只有平时有固定团(英雄Raid、史诗Raid)的人,才会比较容易地临时组一个弹性团,不然就只能组野团。而说到野团,事情就有趣了。

现在你马上进游戏,会看到不少组黑庙漫游的团。有些说免费,有些不说。但不管说不说,实际上你只要是战士、是贼、是DH,是这三个关键职业,进团就要钱。少的10块,多的20块,基本就是在这两个数字间浮动。不给?不给钱可以,自己组队去。

你会想,我特么的凭什么?不凭什么,就凭你没团必须得组野队。当然你要是有本事也可以自己组,这事情的难度早在十多年前我就体验过了:你得等上至少半个小时多则好几个小时,有人不知道怎么来(队长排就行但他不知道你也得和他解释)、有人慢吞吞的不来、有人开打了才来……和这么多麻烦事相比,很多时候人们宁可花十块钱。问题是这他妈还是那个魔兽世界吗?打团十块钱一次?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其实这个路数也不是今天才有、不是TBC时光漫游才有。早在8.0刚开没多久、我把装等刷到346的时候,就意识到再靠“普通方法”比如世界任务、比如刷战场、比如打英雄本……已经不可能再提升,必须打团本,至少是普通难度奥迪尔。然后我就去找组队,对方很慷慨地说出接头暗号,150跟,300躺!换句话说你只要扔300块钱,就可以坐着看370装备进入囊中(当然具体进不进看脸)。之后的情况都差不多,你要打大米、打英雄奥迪尔、打评级,都有人带——只要你花得起钱。

你说,这不是我想要的游戏!Well,这是不是你想要的我不知道,但目前它就是这样。如果你没有几个朋友而想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世界里闯出一片天地,有5%几率你会成功,有95%几率会碰到10/20或150/300的团然后骂“这是什么傻逼游戏!”然后弃坑。

顺便说一句,这种环境里能养出啥人也非常有意思。我们还说TBC时光漫游,大家知道这周的周常是打5个TBC时光本然后给一件385的达萨罗装备。那当然有很多人刷啦,喜刷刷喜刷刷!好问题又来了,如果你是个DD,排队20分钟常有的事;如果你是奶,看情况排1~2分,秒进也有;如果你是坦,基本不会超过1分钟就肯定有队了。毋须多言,坦和奶在排随机时优势很大。这就使得很多人,平时根本不知道坦字怎么写的,也跑来排坦和奶。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以昨天为例,我390装等的牧师……哦对不起时光漫游了这玩意无效了,不过这不重要。我这牧师排个时光本,遇到一个战士坦。看得出来他是个人才,因为他加装了冲锋带火的雕文,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他是一个渴求被原谅、一生不鸡放纵爱自由的人。那么我们打的本是魔导师平台——这地方打过TBC的人可真是太熟悉了,当年在此刷白鸟的不计其数。那么进门第一批小怪就让我丢出痛苦压制,打到1王前两堆小怪干脆直接团灭……

为什么?因为坦上来就直接拉一群,4个,同时。再加上2个巡逻,就是6个怪。而这些怪的攻击力、技能等,完全是按当时的数值去设计的,本来是让你控着打而不是AOE着打、AOE打怪是WLK才有的改动。当然因为大家副本打得熟了反应灵敏,技能开一下也没死。但是到了3王,情况就不同了。

为了方便没打过的朋友我额外讲解一下。“平台3王”是个老梗,当年TBC在这里熬死过无数不打PVP的朋友,而就算是你打PVP,很多时候命运也由不得自己。比如有一次我半夜2点多去打平台,组了个野队。打到3王(是一群怪,有5个),我说贼你先去闷一个吧。贼就去了,结果他是正面过去,直接被怪看到,一刀砍死!我们面面相觑,然后叫牧师去复活他,然后说,你去后面闷啊谁叫你正面过去!于是他就走背面,但是那5个怪里好像有一个视野特别大还是啥,总之是又看到了他,又是一刀两断!这次没牧师复活了就只能自己跑,当时也没传送,一跑好几分钟(本来以为入口那个桥可以跳但实际上是不行)。回来之后说,你小心点,绕开那个xx!贼说好,过去了,不知是操作实在差还是怎么样总之是没绕开,又死一次。我们看不下去了说,你知道吗,贼有个技能叫干扰,也就是往地上丢个石头,怪就看石头去了,你再去闷棍!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贼说,哦~~~~~~~~~~恍然大悟,我估计他之前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个技能。然后他就去干扰,干扰完闷棍——被抵抗了好像,想再闷棍的时候因为走得过近,又被发现然后惨遭砍死。很听话地跑尸回来,去闷棍,这次忘记要干扰直接往上冲,又被发现……

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们连最基础的“贼上手闷一个”都没搞定。后来又发生了法师乱羊,猎人选错目标打醒了闷棍/羊,牧师丢痛给羊(他说“我想打快点不然你们老死”)等等一系列破事。最后打到凌晨5点半才算是打过,整个过程让人精疲力尽。今天说起来可能有点像编段子,当时因为是3.0时期大家没地方去只能练小号,不知道有干扰和不会闷棍的贼比他妈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得多。我说这些我敢打赌,绝对不是个例。哪怕是在今天,回想起那个夜晚的那三个小时平台之旅我还是瑟瑟发抖。

但这次的情况更可怕。那是在3王前了,有个花园(就是过了2王,打两个绿电机器人下坡之后右转)。这花园里有5波怪,每波大约5个,另外还有2个巡逻。只见战士怒吼一声“老夫上了,奶住!”然后脚下带火冲锋前行,冲向未知的命运。很快花园中央的怪也被惊动,再加上巡逻,一共12个怪这谁顶得住啊。大家屌招尽出打死了2个然后团灭,跑尸回来继续。这次又打死3个然后团灭,再回来。回来后第一组怪就剩俩了,轻松搞定之后往前走,战士继续冲锋开怪,毫不意外又引来另一波怪……

我说,战士你会丢飞刀吗?

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沉默寡言但虚心好学的人。再次来到怪前,他丢出了飞刀。这刀就像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准确地命中一个血精法师的头部。后者愤怒了,开始搓火球,旁边另一个法师也顺势读冰箭,而我们的战士坦站在原地不动,静静等待。这时队伍里另外一个DH早就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一个翅膀就飞了过去开始A怪,于是又引到花园中央那群怪。眼看马上又要团灭,我微微一笑对着自己的头像点下了鼠标右键……

魔兽世界当年2天就被推倒的伊利丹,如今回归却变难打,老玩家唏嘘

我相信,我尤其相信,那个战士的装等比我高,而且他可能打起大米来比我猛。但这是TBC,这里的怪不是像WLK、CTM或BFA一样一群一群等着你去A,它是有一些套路的。这里的正确打法是丢飞刀然后躲到墙后,怪被激怒但是看不到你,就会追过来追到墙后。然后你在这里再A他就十拿九稳了(以前我们是先羊一个然后再引过来)。这种高级技巧是哪来的呢?是更早的时候,2005年,我们开荒通灵学院的时候练出来的,因为那里有个房间有一大堆会招骷髅的法师(还有下面小龙房也一样)。如果你冲锋开怪铁定ADD,只能用这种丢飞刀然后卡视野的手法引怪——地球时代的老坦一般都会这招,但后来的人他就不会。他只知道当坦克就是冲锋上去,所以一打时空漫游就露出了原形。

愤懑之余我也想,其实也不怪他。我会打是因为我早些年交过学费,半夜开荒3个小时。所以得出一个结论,魔兽这游戏,该交的学费还是要交,不然出来混迟早还是要还!

网友评论:

三个字就解释了:卡视角啊,当时我qst装备sw毕业打平台还是卡视角,各种配合,这样上去a就是灭 。

卡视角是个wower都知道的吧,就是现在的大米也用的上啊 。

昨天法力 我nq 啥也不说了 [酷拽]

现在打平台是不是有阴影了 哈哈 。

嗯,一看你就是老手了![呲牙]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